当前位置:首页 >> 美文在线

断臂维纳斯杨佩--感动千万人,周立波哭了,潘长江哭了,舒畅也哭了
作者:管理中心  来源: 发布日期:2014/4/17 点击次数:1125
 

女孩故事感动千万人,周立波哭了,潘长江哭了,舒畅也哭了

无臂女孩杨佩正在用脚刺十字绣。

这是一个感人的故事,发达族的美女编辑尚未看完视频,就哭了好多次。

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视频中——

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著名主持人周立波哭了好多次。

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著名小品演员潘长江落泪好多次。

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青年演员舒畅落泪好多次。

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现场好多人都哭了……

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女孩是谁?故事为何那么感人。请点击看一看吧。

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您是一位家长,一定要让您的孩子看一看,他(她)一定会大有收获的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   在上海的大街上,她的回头率非常高,一些人还能叫出她的名字。

  日前,在一档综艺节目播出后,杨佩出名了,这位24岁的无臂女孩,用她双脚绣十字绣的绝活,感动了许多人,她的作品被人高价收购,向她预订绣品的人络绎不绝……

      一个月过去了,杨佩依然和以前一样四处漂泊,住着廉价的旅馆,一针一线地绣着十字绣。有商家要她做形象代言人,被她回绝了,她只希望在上海安定下来,开自己的十字绣店,与一群和她一样没有手臂的人一起穿针引线。

      周立波把她称作“维纳斯”,但她更喜欢把自己称作折翼的天使,原因很简单,比起维纳斯忧郁的眼神,她更喜欢天使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  五次回头 “命运夺走了我的双臂,它也给了我其他的东西。”“有一些人喜欢穿长袖的衣服,遮盖一下,但我喜欢穿短袖,我还会把自己的伤口给朋友看。”

      车流不息的天目西路上,两个十字路口间短短几十米的距离,有5位行人在与杨佩擦肩而过后放慢了脚步,目光停在了她的肩上……

      一些女孩子,健身、美容、精心打扮,期待在大街上有很高的回头率。而对杨佩来说,十几年来,对这样的回头率已经习以为常,但那些留在她身上的目光不是赞叹她美貌,每一瞥都充满惊讶与同情。

      “我并不在乎别人的目光,已经习惯了。”杨佩还认识一些同样双手残疾的朋友,“有一些人喜欢穿长袖的衣服,遮盖一下,但我喜欢穿短袖,我还会把自己的伤口给朋友看。”

      “和以前不同的是,现在路上还有人会叫出我的名字,要跟我合影。”杨佩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 一个月前的一期综艺节目上,杨佩在人们面前展示了自己用脚穿针引线,绣十字绣的绝活,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。比起美妙的作品,她坚韧的意志和灿烂的笑容更加吸引人,网上许多人在谈论这位身残志坚的女孩。有人把她和无臂钢琴师刘伟,以及电影《隐形的翅膀》的主角雷庆瑶相提并论。

     “我和刘伟不能比,我只是一个来自农村的普通女孩,在参加中国梦想秀之前,我从没有看到过一架真的钢琴。”杨佩的思绪回到了几周前的梦想秀现场,“那天我用脚触摸了一架钢琴,化了很浓的妆,还见到了潘长江、周立波这些明星,对我来说这都是第一次,现在想想就像是做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  “如果说我和刘伟他们有相似的地方,那就是对生活乐观的态度吧。”9岁那年,杨佩因为一次触电的事故永远失去了双臂,她也曾在睡梦中回忆起被电击的恐怖场景,醒来后不断地哭泣……

      莎士比亚说,明智的人决不坐下来为灾难而哀号,他们一定乐观地寻找办法来加以挽救。

      曾经哀号,如今乐观,杨佩选择了一个更明智的人生态度。

      有些事让杨佩很难理解,“我有一些朋友,他们总是羡慕别人比自己过得更好,比如看见有人穿着一件名牌衣服,背了一个名包,总是心里有疙瘩,会嘀咕为什么自己没有。我有时候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自己给自己找那些烦恼。”杨佩说,“如果我也这么去想的话,就没法过日子了,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有我没有的东西,我得多痛苦啊。”

       随后她露出了那标志性的灿烂笑容,“命运夺走了我的双臂,它也给了我其他的东西。”也正是这些东西,让杨佩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  大街上,那些回头和同情的目光依旧,杨佩向前走着,灿烂的笑容,短袖汗衫。

四处漂泊

      第一次用脚穿针引线,足足花了两三个小时;第一幅“五福临门”十字绣,绣了足足一个多月;“那时有很多人围观,他们都很惊讶,这种被围观的感觉很好。”

      中华新路的一条弄堂里,有一个4层楼的旅馆,旅馆的接待处很小,墙上一面“拾金不昧”的锦旗格外显眼。旅馆老板看到生面孔,也不问是否住宿,来这里的住客,基本都是熟人。

     “你找杨佩?她出去了,陪朋友修手机去了。”老板似乎对杨佩的行踪很了解,“你别在这等了,去南广场找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这家小旅馆就是杨佩在上海的落脚点,选这里很简单,一是离火车站近,二是房价便宜。

  杨佩的手机是江苏常州的,号码是一个朋友送的,除了上海和常州,杨佩还经常往来于江浙沪几个城市。她的行李很简单,但有几样东西是一直带着的——针、线和绣布。

       对很多人来说,十字绣是一种爱好和消遣,对杨佩来说,却是生计。

       这几年来,杨佩一直过着这种四处漂泊、居无定所的生活。她卖过报纸,摆过地摊,开过服装店,也曾赔得血本无归。

       2010年时,有人告诉她,绣十字绣能赚钱,她也有了尝试的想法,但一般的师傅看到她没有双臂,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 终于杨佩的坚持感动了一位阿姨,她决定教杨佩做绣活。第一次用脚穿针引线,杨佩足足花了两三个小时,第一幅“五福临门”图案的十字绣,她绣了足足一个多月时间,当她以600元的价钱出售时,激动地哭了,当她用这份血汗钱为妈妈买了一件新衣服后,妈妈乐了几天。

      之后的一段时间,杨佩曾在上海的七浦路摆地摊,卖自己的十字绣作品,也正是因此,她被综艺节目的“星探”发现了,并且有了之后的经历。最近没有时间再去七浦路了,她却依然怀念在七浦路摆摊的日子,“那时有很多人围观,他们都很惊讶,这种被围观的感觉很好,要知道这是我第一份有成就感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  漂泊已久,杨佩希望借着这次的机会,让自己的生活能够稳定下来。她的足迹曾留在了很多座城市里,上海并不是她最喜欢的城市,她感觉与这里的一些人有一种莫名的距离感,但同时,这座城市的另一些人也给了她关怀和帮助。因此当梦想秀决定帮助杨佩开一家十字绣销售实体店时,杨佩毫不犹豫地把店址选在了上海的七浦路,她曾经摆过地摊的地方。

     “我还是希望留在上海,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,上海是一座大城市,这里会有更多的机会。”

三个愿望

     “我想寻找一些和我一样没有手臂的人来绣十字绣。”“我很了解对一个残疾人来说,能找到一份事业对自己的生活是多么重要,而我,会一直找下去,也会一直做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 对于杨佩四处漂泊赚钱的做法,她的妈妈并不赞成,当初杨佩遭遇不幸时,是妈妈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杨佩挺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。在妈妈看来,双手残疾的女儿就应该待在自己的身边,哪能在外吃苦?

      但杨佩还是离开了自己的家乡,为了自己的梦想。

      在杨佩的梦想笔记上,有着三个愿望。第一个愿望是开一家十字绣的实体店,梦想秀节目已经承诺了她。不过杨佩的这个愿望有点特殊。

      “我想寻找一些和我一样没有手臂的人来绣十字绣,出售自己的作品。”杨佩说着自己的计划,“我希望我的店成为这样一个平台。”

      杨佩的这个愿望能不能实现?至少还有三个问题。

      首先杨佩能找到这样的“员工”吗?杨佩自己就认识一些手臂伤残人士,但他们中不少人家境殷实,根本就不会靠绣十字绣来维持生计。

      即使杨佩找到了这些志同道合的人,教他们用脚绣十字绣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,并不是每一个折翼的天使都有杨佩这样的年龄和天赋,有杨佩这样的坚持与乐观。

       就算杨佩教会了他们绣十字绣,但十字绣实体店的利非常薄,市场上有专业的绣工,每一针的报酬只有1分钱左右,而与一般的绣工相比,用脚绣十字绣的无论是速度还是作品的精致度都无法比拟。也不是每一幅作品都能像已经成名的杨佩那样卖一个相对高的价格。那这个店该如何维系?

      杨佩也想到过这些问题,但却不打算改变主意,“我总能找到这样志同道合的人。我也会一针一线的去教他们,就像当初阿姨教我一样。”杨佩露出一种不服气的表情,“我很了解对一个残疾人来说,能找到一份事业对自己的生活是多么重要,而我,会一直找下去,也会一直做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没有营销规划,没有市场调研,更没有什么周转资金,有商圈的朋友告诉记者,这样一个店,维持不了几个月。但仅凭着追逐梦想的勇气,杨佩就打算去做,你可以说这是一种冲动,但这更是一种感动。

      杨佩的另一个愿望是帮助妈妈来上海治疗。劳碌了一辈子,杨佩的父母都有病缠身,“可我妈妈得了一种怪病,时常会突然晕倒,一到冬天,她的双手会肿的发紫,几年了,我们一直不知道这是什么病。在我们家乡的医院,设施条件比较差,根本就检查不出来病因,我想上海的医院一定能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  杨佩从没有忘记过当年妈妈的双手当四只手用的那些日子,杨佩还希望改善一下家里的居住条件,父母和自己的弟弟如今仍挤在老家安康一个并不宽敞的房子里,“弟弟读书快毕业了,也交了女朋友,再跟爸爸妈妈挤在一个房间里不行了。我们打算在平利县城里买一个新房。”即便是房价不高的平利县城,买这样一套房也需要贷款二三十万,这对杨佩和他的家人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

     “作为现在网上的红人,你还有没有更多的愿望?”

     “这些是我还没有上节目前就有的愿望,愿望不多,但每一个对我来说都很珍贵。”

两种选择

     “我不想骗人。别人要我的作品,不管多长时间,我会一针一针慢慢绣。”“他们想以我的名字打造一个品牌,但我不愿意,谈下来的感觉就像把自己卖给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  实现这些愿望,都需要钱。一夜成名后,杨佩有钱了吗?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  当时,在综艺节目现场,主持人周立波以“我太太的小姐妹”的名义买走杨佩的6幅十字绣,出价一万元,还有不少企业现场预定了杨佩的十字绣作品。可以说杨佩手里的订单很多,但作品却要一幅一幅去绣。

      “我确实收到了许多订单,很多人找我绣的都是‘自强不息’这样的字,但这还得一针一针去绣,我现在比以前绣得快多了,但一幅字,至少还得绣上十几天甚至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  这让杨佩的双脚的任务更重了,她的生活,离不开那双脚,走路自不必说,洗衣服、烧菜、打字都得用脚,而绣花对脚的负荷也非常重。杨佩不像一般绣十字绣的人,有绣盘、绣架,她只是把针、线和布放在床上,每一针绣完,都必须用脚把绣布翻个面,如此往返。

       对杨佩来说,双脚的护理非常重要,但杨佩既请不起按摩师、护工,也不会去做足疗。唯一的护理方式,就是让脚歇一下。

      这些日子,杨佩被许多学校邀请去做演讲,之前还回了一趟家乡,因为不停地绣花,自己的脚趾已经有些红肿,她决定给自己放一段时间假,歇一歇。

      有人曾建议杨佩,既然订单这么多,她可以去雇人来绣,自己绣一个名字就够了,而外面雇佣绣工的价格比较便宜。当然,杨佩很坚决地拒绝了这些建议。

      杨佩回忆起了当年的一件事,当时自己曾在一个小城市卖报纸,在收摊时,她看到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孩,衣衫褴褛,杨佩把她带回了自己只有几平方米的住所。第二天清早,女孩不见了,一同消失的还有杨佩裤兜里的几百块钱,这几乎是杨佩一个月的收入……

      “被欺骗的感觉很难受,我被骗过,我不想骗别人。既然别人要我的作品,自然不会是因为这些作品有多漂亮,而是因为这每一针的意义,如果不是我绣的,还有什么价值。”杨佩说,“不管多长时间,我会一针一针慢慢绣。”

      杨佩喜爱十字绣,不过最近向她预订的作品都是一些励志的字,她没有办法去选择那些自己喜欢的绣图。不过杨佩并不介意,毕竟十字绣对她来说,更是一门赚钱的“脚艺”,“在家里我还有几幅绣好的作品,都是一些婚礼的绣图,如果能卖掉最好,卖不掉的话我就留着,有时候拿出来看看也挺开心。”

      也就在不久前,义乌的一家销售十字绣的企业邀请杨佩做形象代言人,这对杨佩来说是一个赚钱的良机,但在与该公司的高层见过一次面后,杨佩干净利落地回绝了对方。“他们想以我的名字打造一个品牌,但我还是不愿意,谈下来的感觉就像把自己卖给了他们。”